烏魯木齊公司律師
法律熱線:

張俊與韓小雨、熊慶華侵害企業出資人權益糾紛一案

發布時間:2018年5月16日 烏魯木齊公司律師  
原告張俊,男,漢族,1977年7月25日出生,中國科學研究院科研人員,住北京市朝陽區建外南郎家園小區6號樓3單元410室。
委托代理人張君,北京隆昌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韓小雨,女,漢族,1980年4月13日出生,北京師范大學老師,住北京市海淀區新街口外大街19號教工一。
委托代理人張濤,男,北京東方盈創科技有限公司職員,住北京市西城區德外大街8號。
被告熊慶華,女,漢族,1976年10月3日出生,北京師范大學幼兒園老師,住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中226號4-116。
委托代理人張濤,男,北京東方盈創科技有限公司職員,住北京市西城區德外大街8號。
原告張俊與被告韓小雨、被告熊慶華侵害企業出資人權益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由本院審判員張欣獨任審判,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張俊的委托代理人張君,被告韓小雨、熊慶華共同委托代理人張濤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張俊訴稱, 2003年4月1日,韓小雨發起成立北京鋒向龍行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行公司)。2005年1月29日,張俊與韓小雨、熊慶華訂立股權退股協議,由張俊與韓小雨共享股權權益,共同承擔債務。2008年1月31日,韓小雨與熊慶華在未征得張俊同意的情況下,隱瞞事實,低價將龍行公司所有股權轉讓給第三人路連紅,且將轉讓所得款項占為己有,拒不給付張俊。韓小雨、熊慶華惡意串通,侵害了張俊的股東權益,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韓小雨、熊慶華返還龍行公司股份20%的股份收益款2萬元,賠償因侵權造成張俊的權益損失即自2008年1月31日至2009年5月31日按年貸款利率4.47%計算的利息損失1992元。
被告韓小雨辯稱,退股協議是2005年1月29日簽訂的,現在已經超過了兩年的訴訟時效,張俊已經喪失了勝訴的權利,且退股協議不是與張俊簽訂的,張俊主張自己是龍行公司的股東和出資人,需要舉證證明。5萬元是張俊的私人債務,與龍行公司無關。公司在2008年已經轉讓,因此不存在出資這個概念。同時張俊與韓小雨關于還款的問題,還有一個還款協議,可以證明這是私人幫助還款的錢。
被告熊慶華辯稱,張俊未在龍行公司出資25 000元,也沒有任何三方簽字的證據表明此出資行為; 2005年1月,熊慶華、韓小雨、張俊三方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該協議約定韓小雨、張俊私人承諾歸還熊慶華相應資金,但未明確韓小雨、張俊在股權轉讓方面的比例,當時口頭商定在還清款后進行公司股權變更登記時明確二人的股權比例。2006年,韓小雨、張俊約見熊慶華,并由韓小雨交給熊慶華1萬元作為當年歸還款項。2008年,熊慶華根據協議要求韓小雨、張俊歸還剩余3萬元款項,張俊口頭表示放棄股權,不參與處置公司轉讓事宜,并基于雙方共事多年的感情而答應自愿幫助韓小雨歸還剩余款項的一半。“張俊自愿幫助法人韓小雨歸還剩于款項的一半(即15 000元)”的承諾通過2008年11月29日在原協議上補充內容項得以書面簽字確認。韓小雨限于經營困難轉讓公司時張俊在公司沒有股份;同時,根據協議補充內容,張俊是自愿幫助韓小雨歸還熊慶華款項而不是有條件地轉讓股份。基于上述事實,張俊不存在出資的事實,不享有公司股份,不享受公司股權利益。
經審理查明, 2003年11月4日,張俊與熊慶華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張俊將其在龍行公司的出資2萬元占注冊資本20%的股權出讓給熊慶華。
同日,張俊與韓小雨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張俊將其在龍行公司的出資1.5萬元占注冊資本15%的股權出讓給韓小雨。
龍行公司2003年11月4日股東會決議載明,股東張俊將持有的占龍行公司總注冊資本20%的股份2萬元轉讓給新股東熊慶華。股東張俊將持有的占龍行公司總注冊資本15%的股份1.5萬元轉讓給股東韓小雨。撤銷張俊監事職務。
龍行公司2003年11月5日章程載明,公司注冊資本10萬元,股東為韓小雨(貨幣出資8萬元)、熊慶華 (貨幣出資2萬元)。股東之間可以相互轉讓其部分出資,出資人不少于2人,最大股東出資額不得超過80%。
2005年1月29日,熊慶華、張俊、韓小雨簽訂退股協議,載明熊慶華作為龍行公司股東,共投入5萬元本金(其中4萬元作為股金投入,1萬元為公司借款)。現該本金由張俊、韓小雨私人承諾退還,退還方式如下:1、只要公司在2005-2007年未破產,則全額退還5萬元,其中1萬元公司借款已退還,還應退還4萬元。2、如期間因公司運營不善導致破產,則至少退還80%即4萬元,其中1萬元已退還,還應退還3萬元。3、本金分三年(2005-2007)退還,前兩年每年退還1萬元,在該年度12月31日前退還,2007年12月31日前全部剩余款項退還完畢。4、三年期內(2005-2007),熊慶華繼續享有公司10%的利潤分紅。
2008年1月31日,熊慶華與路連江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熊慶華將其在龍行公司的出資2萬元占注冊資本的20%的股權出讓給路連江。
同日,韓小雨與路連江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韓小雨將其在龍行公司的出資8萬元占注冊資本的80%的股權出讓給路連江。
龍行公司2008年1月31日股東會決議載明,免去韓小雨執行董事職務,解聘韓小雨經理職務,免去熊慶華監事職務,同意經營期限增為20年,增加新股東路連江,韓小雨將龍行公司貨幣出資8萬元轉讓給路連江,熊慶華將龍行公司貨幣出資2萬元轉讓給路連江,同意修改公司章程。
2008年11月29日,熊慶華出具收條,載明收到張俊1.5萬元(對應2005年1月29日協議),至此,張俊與熊慶華無任何債務關系。
同日,張俊、熊慶華在2005年1月29日的退股協議中增補內容:張俊自愿幫助法人韓小雨承擔1.5萬元,現金已支付給熊慶華(通過收條已確認),剩下的1.5萬元由韓小雨本人負擔。訴訟中,張俊、韓小雨、熊慶華對以上增補內容均表示認可。
訴訟中,張俊表示,其訴請的2萬元是2008年1月熊慶華將股份轉讓給路連江的2萬元,因為熊慶華、韓小雨無權私自處分股份,根據章程,一個股東持股不能超過80%,韓小雨也不能再享有股權了,因此應該由張俊享有這20%的股權。雖然公司登記的股東是韓小雨、熊慶華,但張俊是隱名股東,而公司一直經營不善,自2005年以后,公司沒有盈利,一直虧損,沒有分紅。張俊也沒有參加過股東會。張俊表示,其共向熊慶華支付了收條中的1.5萬元,還有2006年韓小雨給了熊慶華1萬元,這1萬元實際出自張俊。張俊與韓小雨在2005年時是男女朋友關系,在2007年分手。
張俊、韓小雨、熊慶華均認可,退股協議增補部分:“張俊自愿幫助法人韓小雨承擔1.5萬元,現金已支付給熊慶華(通過收條已確認),剩下的1.5萬元由韓小雨本人負擔”是指按照退股協議第1條:“只要公司在2005-2007年未破產,則全額退還5萬元,其中1萬元公司借款已退還,還應退還4萬元”,當時已經還了1萬元,2006年又還了1萬元,還剩下3萬元,就是張俊的1.5萬元和韓小雨的1.5萬元。
韓小雨、熊慶華表示,簽退股協議時是希望由張俊、韓小雨把熊慶華投入到公司中的錢逐步退還,待全部還清后再召開股東會談變更股東事宜。
以上事實,有張俊提供的龍行公司章程、股份轉讓協議、股東會決議、退股協議、收條、股東會決議即股權轉讓協議,韓小雨、熊慶華提供的退股協議,還有本院開庭筆錄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張俊訴稱系龍行公司的出資人及隱名股東,韓小雨、熊慶華無權私自處分股份,要求將熊慶華轉讓龍行公司20%股份的收益返還。關于張俊龍行公司出資人及隱名股東的身份,韓小雨、熊慶華均不予認可,張俊也未提交確實充分的證據對此予以證明。張俊表示,根據退股協議及公司章程,可以推定張俊獲得股權的事實。而退股協議中載明由張俊、韓小雨私人承諾退還熊慶華股金,并未明確股權轉讓事宜,且之后增補的內容載明:張俊自愿幫助韓小雨承擔1.5萬元,更與張俊所述的股權轉讓的意思相悖。而龍行公司章程中關于持股比例的限制僅約束股東韓小雨、熊慶華,且章程作為股東之間的約定是存在變更可能的,在股東韓小雨、熊慶華對之后的股權轉讓均表示認可的情況下,張俊以違反公司章程而主張有20%的股份應屬其所有,于法無據,不能得到支持。依據張俊提交的股權轉讓協議及股東會決議,其已將在龍行公司的股份轉讓,且之后沒有再通過受讓重新獲得龍行公司股份,故其稱系龍行公司出資人及隱名股東,本院不予采信。韓小雨、熊慶華作為龍行公司股東轉讓公司股份,并未侵害張俊的權益,張俊訴請要求返還熊慶華轉讓給路連江的股權轉讓款2萬元并賠償損失,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綜上所述,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六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張俊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三百一十二元,由原告張俊負擔(已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并交納上訴案件受理費,上訴于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如在上訴期滿后七日內未交納上訴費的,按自動撤回上訴處理。






審判員張欣
二OO九年六月十九日
書記員梁珊




上一篇:<公司法>司法解釋二全文 下一篇:股份有限公司分公司(吊銷營業執照分公司)注銷登記注冊應提交的文件、證件

首頁| 關于我們| 專長領域| 律師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烏魯木齊公司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070456226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
足彩胜负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