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魯木齊公司律師
法律熱線:

公司并購法律框架及其對市場影響

發布時間:2018年4月27日 烏魯木齊公司律師  
    隨著我國證券市場的發展、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呈現出數量龐大、形式多樣、魚龍混雜的局面。在十多年證券市場實踐中逐步形成了較為完善的上市公司重組并購的法律法規體系,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在不同階段具有明顯特征,本文簡要概述我國上市公司法律制度框架,并分析不同階段的并購重組特征以及對市場影響
  上市公司重組結構的法律法規框架
  我國上市公司并購重組的法律規范主要有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三個基本層次。此還有中國證監會和其它相關的主管部門制訂的規范性文件。第一,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頒布的法律中涉及并購重組的內容。主要有《公司法》和《證券法》,其中部分章節條款對上市公司并購方面進行粗略的規范,《公司法》第四章“關于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發行和轉讓”,對公司股份的發行和轉讓及上市作了規范,這些關于公司并購的規范也適應于上市公司。《證券法》第四章共十七款專門對上市公司并購進行規范,將上市公司收購分為要約收購和協議收購方式,對要約收購和協議收購的方式、程序、期限以及公告披露等都作了原則上的規范。
  第二是國務院頒布的行政法規。較早規范上市公司并購的行政法規是1993年4月22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112號發布的《股票發行與交易管理暫行條例》,該條例第47條至第52條集中規定了法人對上市公司的收購程序,從規定的表述看,其精神還是與國際規范比較一致。但這些規定卻不夠詳盡,對上市公司兼并收購操作缺乏具體的指引。
  第三是中國證監會制訂的部門規章。由于上市公司的收購兼并行為涉及到一些具體的操作性問題,部門規章較多涉及了這方面的內容。中國證監會于1993年6月發布的《公開發行股票公司信息披露實施細則 (試行)》中第五章《臨時報告——公司收購公告》中對上市公司的股權變動以及收購兼并活動的信息披露要求作了詳細的規范;1993年8月發布的《禁止證券欺詐行為暫行辦法》,對上市公司發行人收購或兼并行為和發行人的合并和分立行為中的欺詐行為進行了規范,這是我國最早對上市公司重組并購活動的信息披露和欺詐行為進行規范的部門規章。2001年頒布的《關于上市公司重大購買或出售資產行為的通知》和《關于上市公司重大購買、出售、轉換資產若干問題的通知》,首次界定了上市公司重大購買、出售、置換資產行為,強化重組方注入資產質量并要求完善的信息披露,目標在于鼓勵績優公司通過重組做大做強,主動進行業務整合。同時,為提高上市公司重大購買、出售、置換資產審核工作的透明度,保證審核工作按照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進行,中國證監會組成了股票發行審核委員會重大重組審核工作委員會,并頒布了委員會的工作程序。2002年12月 1日正式實施的《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和《上市公司股東持股變動信息披露管理辦法》,這兩項部門規章既是與《證券法》和《公司法》中有關重組并購的相關章節相互銜接,又對涉及上市公司收購兼并的相關重要法律問題作了較為詳細的規定,進一步豐富完善了上市公司重組并購的法律框架。
  第四是中國證監會及其他主管部門制定的規范性文件。規范性文件重點是指引性的,如中國證監會對進行并購重組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制訂準則,并就上市公司股東持股變動報告書、上市公司收購報告書、要約收購報告書、被收購公司董事會報告書以及豁免要約收購申請文件進行規范,這些操作指引更完善了法律規范執行。
  我國上市公司重組并購的法津法規以《證券法》和《公司法》為核心,以《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為主體,以其它的部門規章、規范性文件和操作指引作為補充,共同構建起一個初步完整的上市公司重組并購的法律框架。我國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實踐及法律規范的階段性特征
  回顧我國證券市場發展十二年的軌跡,我們可粗略地將證券市場重組并購重組過程及法律規范分為以下三個特征階段。
  第一階段從1990年深滬交易所正式掛牌運作到 1994年,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屬試驗期。由于我國證券市場開設之初,上市公司數量很少,整個資本市場的資產重組不成規模。1993年《股票發行與交易管理暫行條例》出臺后不久,“寶延事件”開創了中國上市公司收購的先河。這一階段對上市公司的并購缺乏統一法律規范和市場規則,僅是出現了上市公司并購重組時,管理者才對上市公司行為進行協調,呈現出實踐在前,制度約束在后的態勢。
  第二階段從1995年到1999年,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屬平穩發展期。我國證券市場經過幾年的發展,由于諸多原因,部分上市公司經營發展遇到一些問題,同時,一些未上市企業目睹上市公司利用資本市場融資發展的便利,希望通過入主上市公司獲得在資本市場的配股融資渠道。在利用殼資源的動力的推動下,上市公司重組并購次數增長很快,規模也愈來愈大,僅 1998年就有368家上市公司參與了657例重組事件,上市公司大量的重組并購活動在推動證券市場發展、調整產業結構、提升產業高新技術含量以及進行資源優化配置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市場參與方對這些問題有了新的認識。這段期間,上市公司重組并購有如下特征:一是控股權轉移明顯增多,1997年僅25起,而1998年有90多起;二是在支付方式上較多的采用股權劃拔,也有現金交易,但更多的是用資產換股權;三是并購后多有注入優質資產剝離劣質資產的行為,主要是為了能在資本市場上獲取配股的融資能力;四是以國有股和法人股協議轉讓為主體;五是一些投資類公司入主上市公司。這一時期,我國對上市公司重組的法律規范不夠完整,1999年頒布的《證券法》為上市公司并購重組提供了重要的法律基礎,但沒有相配套的實施細則和具體的指引。由于對上市公司兼并收購的規范不夠詳盡,無法有效的制約上市公司重組并購中出現的問題。
  第三階段從2000年至今,是上市公司并購的急速發展時期。這一階段證券市場中上市公司的重組并購有愈演愈烈之勢,到2001年底全國1161家上市公司中有680家公司進行了共1457次重組并購事件,同期廣東省(除深圳)60家上市公司有29家進行了61次重組并購。重組并購的特點與上一階段沒有明顯改變,但在重組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凸顯出來。存在的主要問題:一是以獲取配股和增發新股權為目的進行的重組并購。中國證監會2001年頒布的《關于做好上市公司新股發行工作的通知》要求上市公司增發和配股必須滿足一定的條件,最重要的一條是配股和增發都要求經注冊會計師核驗,公司最近3個會計年度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平均不低于6%;為此,近三年來,滬深兩市有半數以上的上市公司公布了各種各樣的資產重組方案,有的上市公司與大股東進行完全不等價的關聯交易,大股東用優質資產換取上市公司的劣質資產;有的上市公司把巨額債務劃給母公司,以期在配股后獲得資金給母公司以更大的回報。二是以保上市資格為目的進行的重組并購。根據《公司法》第157條規定以及2001年2月22日中國證監會發布《虧損上市公司暫停上市和終止上市實施辦法》的通知,要求上市公司出現連續3年虧損的情況,自其公布第三年年度報告之日起,證券交易所應對其股票實施停牌,暫停上市的公司在寬限期內第一個會計年度繼續虧損的,或其財務報告被注冊會計師出具否定意見或拒絕表示意見審計報告的,由中國證監會做出其股票終止上市的決定。一些嚴重資不抵債,無法持續經營,特別是被st多年的上市公司面臨退市危險。這些被迫進行的資產重組多數是由政府主導,由于沒有真正實現體制的轉換和按市場規律形成重組的協同效應和經營管理效應,重組的績效并不明顯。三是以拉抬股價為目的進行炒作的重組。一些不法的機構投資者利用資產重組題材,采用欺騙的手法向市場散布虛假信息,操縱市場,拉抬股價,以達到在二級市場上獲利的目的,這是2001年我國股市上漲行情中出現的一種較普遍的現象。這些虛假重組的行為對股市的負面影響極其嚴重,它不僅直接損害了廣大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投資者的利益,更為重要的是,它破壞了證券市場正常的價格發現功能和資源配置功能,影響到證券市場健康發展。為了遏制這種現象,中國證監會、國家財政部等國家有關部門從2000年開始加強了上市公司并購的法律法規建設,出臺了一批規范上市公司并購行為政策、法規和指引,如2001年初,財政部發布了四項獨立審計準則,分別從會計準則的角度對上市公司重組并購進行了規范,制約了上市公司利用債務重組、非貨幣性交易和無形資產來操縱公司利潤,會計政策側重于防范收購兼并中的利潤造假,這些規定提高了資產重組的真實性,促進上市公司重組向實質性的方向發展。
上市公司重組并購法律框架對證券市場并購活動的影響
  我國已初步形成的上市公司重組并購的法律框架,從整體來看,是隨著證券市場并購重組實踐而不斷完善的過程,基本上是先有實踐,再行立法,現有的并購法律框架雖然不夠完善,但對推動上市公司并購活動規范進行有著重要意義,表現如下:
  第一,從并購重組法律框架的立意來看,是鼓勵上市公司進行實質性的并購重組活動。如《關于上市公司重大購買、出售、轉換資產若干問題的通知》,著力強化重組方注入資產質量,對重大購買、出售、置換資產占上市公司總資產70%以上的,進入上市公司資產是一個完整經營實體,該經營實體在進入上市公司前要在同一管理層之下持續經營三年以上,同時,重組規模在50%—70%的績優公司,申請增發的時間可以不受一個會計年度限制,這些規定的目標在于鼓勵實質性的資產重組。在證券市場上,投資人發現被低估價值的企業并進行收購,使有價值的上市公司通過并購重組進行主營業務調整,改善產業結構,提升上市公司質量。通過上市公司重組并購活動,實現證券市場資源優化配置的功能和價格發現功能,逐步實現我國證券市場有效性。可以預計我國上市公司實質性的、戰略性的重組并購將越來越多。
  第二,重組并購的法律規范在促進市場化的上市公司重組并購的同時,也將促進形成企業控制權市場,進一步完善上市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在一個有效的證券市場,具有完善的公司治理結構和經營業績優良的企業能夠吸引較多的資金發展,提高企業價值,而公司治理不良和經營業績較差的企業難于吸收更多的資金發展,企業價值隨經營業績下跌,甚至陷入被兼并收購的境地。證券市場上發生的重組并購行為,特別是要約收購通常是敵意收購,使那些經營不善而又不愿自動出局的大股東和經理人面臨敵意接管的困境,導致上市公司大股東和經營者喪失企業的控制權。因此上市公司的收購兼并活動所形成的企業控制權市場對法人治理結構的完善有促進作用。上市公司面對可能發生喪失控制權的現狀,必須建立起有效的法治結構,防止內部人控制現象,防止企業經營業績下滑。因此,規范的上市公司并購活動可以促進形成正常企業控制權市場,從而促進上市公司完善的治理結構,對提高我國上市公司質量具有重要的意義。
  第三,隨著我國證券市場的不斷變革,證券市場重組并購方式將呈現出多元化的局面。投資者進行上市公司收購,可以采用要約收購、協議收購和證券交易所的集中競價交易等方式進行。協議收購是收購者在證券交易所外以協商的方式與被收購公司的股東簽訂收購其股份的協議,從而達到控制上市公司的目的。要約收購則是指收購方持有目標公司股份達到法定比例(30%)后,若繼續增持股份,必須依法向目標公司所有股東發出全面收購要約。為了提高收購效率,降低收購成本,中國證監會對上市公司收購活動規定了五種經申請取得豁免和七種備案豁免要約收購的情形。由于我國上市公司股權結構的特殊性,不能流通的國家股和法人股占大部分,上市公司收購主要采用協議收購的方式,據統計從1994年到2000年11月止,在上市公司股份轉讓中僅收購股份超過30%,經證監會豁免其強制要約收購義務的企業就達121家。
  管理層、員工內部收購方式將成為我國證券市場令人關注的收購方式。《收購辦法》第十五條第二款和第三十一條第二款規定了管理層、員工進行上市公司收購的行為規范,從而在協議收購和要約收購領域確立了管理層及員工的收購主體地位。上市公司并購支付方式在新的法規框架下有了新的突破,《收購辦法》第六條規定上市公司收購可以采用現金、依法可以轉讓的證券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支付方式進行。這意味著上市公司的協議收購和要約收購可采用多元化的支付手段,解決了上市公司收購中可能出現的現金不足問題。
  第四,隨著重組并購法律法規的完善,使我國證券市場參與者更好地應對加入wto以后證券市場開放的格局。國外資本通過并購重組進入我國的資本市場,將為我國更好地融入國際經濟、順利實現經濟轉型和結構調整發揮積極作用。《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管理暫行辦法》的出臺,為合格境外投資者進入我國證券市場準備了通行證。近期由多個部委聯合發布的《利用外資改組國有企業暫行規定》和《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管理暫行辦法》都為境外投資者的進入中國市場準備了具體的行為指引,使國外投資者進入我國的資本市場有法可依,這將為我國更好地融入國際經濟、順利實現經濟轉型和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實現國有資本有計劃的退出提供了重要的通道。
  第五,新的重組并購法律框架突出強調了誠信義務并強化監管。《收購辦法》禁止收購人利用上市公司收購損害被收購公司及其股東的利益。禁止不具備履約能力的收購人進行上市公司收購,被收購公司不得向收購人提供任何形式的財務資助。明確規定,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和其他實際控制人對其所控制的上市公司及該公司其他股東負有誠信義務,上市公司的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對其所任職的上市公司及其股東負有誠信義務。為了規范原控股股東或者其他實際控制人的行為,收購辦法規定,有關當事人如果未清償對上市公司的債務、未解除上市公司為其提供的擔保或有其他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為,必須提出切實可行的解決措施,被收購公司應當就此聘請審計機構進行轉向核查、提交核查報告,這些規定對于提高重組并購市場的誠信精神有極大推動作用。
  從發展的觀點來看,上市公司重組并購的法律法規框架是一個開放性的系統,應隨著我國證券市場的發展和重組并購實踐不斷豐富完善,如積極研究外資收購、國有股份民營化、以股份置換資產、定向發行、股份回購、吸收合并、征集投票權等一系列并購重組規范。隨著這些法律規范的逐步推出,將構造出一個完整的上市公司并購重組法律體系,有利于規范市場參與各方的行為,實現并購重組的良性發展。

上一篇:統計局負責人就云南陸良統計弄虛作假案例受訪 下一篇:嘿店啟動共益商店項目

首頁| 關于我們| 專長領域| 律師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烏魯木齊公司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070456226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
足彩胜负彩开奖结果